. .

秋葵视频免费下载安装苹果

() 在乐土流墨墨和雪如楼被师丝桐强迫又体验了一把使用乐器还不能停的经历,虽然流墨墨从琴瑟色那儿学会了鼓舞,但是这并不代表她能接受一直跳舞啊~!至于雪如楼,那就更别提了,他还不如流墨墨呢~!

不过,在反应过来这次并不用跨域后,流墨墨也拉着雪如楼直接撂挑子不干了~!

师丝桐这个混蛋是想和他们干一架啊~?!

对此,师丝桐只表示这确实是需要的,而非故意整他们,还表示若他们不信,可以去问琴瑟色;

师丝桐话都说到这份上,虽然流墨墨和雪如楼心里依旧不爽,但他们也没有再说什么,当然更没有再碰那俩乐器。

对此,师丝桐也没有再催他们,只在过了几日把他们送到地方,留下了能联系到他的一枚铜铃铛就回去东青城了。

流墨墨收好了铜铃铛和琴瑟色在原地稍等了两日,因为师丝桐不愿意把和琴瑟色没有任何关系的易红仙人带入乐土,而易红仙人诚恳的又表示请他们到了目的地后等他两日,他们也应下了。

“你说他真能找来么?”等待中,流墨墨还好奇的问过,而对于这个问题,雪如楼表示他也很好奇呢。

两日过后,两人并没有看到易红仙人出现,这让他们不由失望,看来那家伙也没本事找来,还让他们在原地傻乎乎的呆了两天,真是。

“罢了,反正答应他的已经做了,是他自己没本事找来,不等了。”雪如楼说道,流墨墨失望后也没了兴致,见雪如楼这么说只点点头,然后任由他抱着自己离去。

只是他们也没想到,以为是找不到他们也进不来接引地的易红仙人,却是过了一段时间后也进入了接引地,而且还特意到他们进来的这个位置看过;

当然,这也是后话了。

阳光女孩

至于流墨墨和雪如楼,因为已经去过澜域的接引地,虽然这个接引地和澜域的不一样,但是作为统一荒芜了万年的接引地,其内的情况却是类似的。

仙界当年其实是有很多接引地的,毕竟下界飞升,不可能让所有人都集中到一个接引地去,但是因为万年前的事,仙界大变,下界飞升者几乎断绝,原本遍地开花的接引地,因为下界太久无人飞升,大多都已经彻底荒废,成为了废墟,只剩下四洲九域各自保留着一个没有允许不能进不能出的接引地,嗯,就好像是留着一个以防万一的种子。

当然了,既然是特意保留的种子,那自然不能不留着点儿人气,不然若是一个生命都没有,那和其他的荒芜废弃的接引地也就没什么区别了;

所以,接引地中当年被仙人们弄了不少仙界还没有成仙,虽然实力不低,都有修行,但是在成仙之前都被称为凡人的修行者。

修行者们在接引地中生活,无法离开,而接引地中资源贫乏,想在里面修炼成仙极难,而且,即使是艰难的成仙了,若是没有得到允许,那是根本离不开接引地的~!

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中,生存是问题,成仙了没有后续资源,过的还不如修者是问题,而最大的问题,还是接引地的规则;

没有得到允许无法离开,仿佛永久囚笼一般让仙人们绝望的规则~!

接引地中有着很多修者以及极少量的仙人,当然,还有因为各种原因到了接引地,却无法用常规方法离开的仙人;而那些规则,仙人以下的顾及不到,成仙了的,自己绝望崩溃都不够,哪儿还顾得上那些修者?

当然,除了这些原本就在的和意外被困的,其实还是有外面的仙人到这里的,就像是流墨墨和雪如楼曾经去过的澜域的接引池,当初他们也在那儿生活了一段时间,而他们若是不是血妖姬,而是真正的普通修者,恐怕也会体验到那些接引地的仙人的绝望~!当然,现在是可能的。

而除了那些存在,接引地中其实还有着从仙界进入的仙人,自愿进入的;

当然,自愿这种事,也是很多年前,接引池还没有干涸到现在这种程度的时候的事情;那时候有些脑子和正常仙人不太一样,要过清净日子的仙人还是会接势力的任务,通过各域,比如东胜神州的东胜十三英这样的官方势力进入接引地体验一把,当然,也有不愿意来,但是因为犯错啊,被陷害什么的被贬斥来的仙人;

这类仙人和接引池的修者仙人们又不一样;

他们到了接引地,接受的是管理者的身份,就像是流墨墨他们当初到了澜域的接引地见到的管事这类的高层,都是仙界的仙人,而非本地的。

不过,这种情况,随着接引池越来越枯竭,那些原本还能离开的仙人,也离不开了,这让那些仙人也是崩溃,而这样也就导致了接引地整体生存环境走向更加恶劣的局面。

比如当初澜域的时候,流墨墨和雪如楼还是体验一把飞升者的正常程序,虽然环境艰苦,但是还是有秩序的;

然而过了这么多年他们再到东胜神州的接

引地,虽然不是那一个了,同时也是比九域强上半截的四洲之一的接引地,其环境却是比他们曾经历的还要糟糕~!

比如,在他们俩离开了师丝桐把他们送进来的极为边缘的区域后,再看到人烟,却是也看到了一个混乱无序的糟糕世界~!

那些一看到他们,明明只是一群修者,却直接朝他们杀过来的乌合之众被雪如楼一个仙术部解决,然后只把特意留下,对于同类陨落没有丝毫感觉,反而因为雪如楼把他抓摄到近前而凶悍的直接想杀雪如楼的修者,直接就搜魂,抽取出了记忆。

“接引地竟然会发展成这样。”而流墨墨和雪如楼看完了那名神魂已经碎了的修者的记忆后,两人神色都难看了起来。

“直接去接引池,希望不要完干涸了~!”流墨墨沉声说道,雪如楼抱着她立即飞身而起。

接引地的区域划分似乎是约定俗成,又或者是最初就限定好的了;

整个接引地,西边是平民区,也就是修者们生活的地方;东边是接引大殿和生活区,也就是管理高层们,还有仙人们生活的地方;而南边是禁区接引池,修者是不允许靠近的,即使是仙人,没有接引大殿的同意,同意是不允许靠近的;而剩下的就是北边,那些修者赖以生存的荒山,其实说的荒山,也是因为这万年来越用越少的资源才这样的;

而荒山因为万年来的使用而得不到补充,资源早已匮乏,里面能找到的东西越来越少,能力弱些的,也就只找的到能维系最简单的生活的资源,能力强的也只是好上那么一点儿,至于那些没什么能力的,嗯,大环境如此,也只有被淘汰的下场。

不过,荒山的资源还有特产,对于修者们来说,最重要的作用并不是直接的,而是需要兑换买卖,而最重要的刚需日常物资还是晶币,那种除了接引大殿外只有荒山才有,也是属于接引地才有的特有货币;

而晶币其实就是比下品仙晶更加驳杂,几乎无法拿来正常修炼的仙晶碎片~!

这是仙晶矿中最表层,属于真正的仙晶外面没什么用的外皮~!

不过,对于接引地的荒山竟然出产仙晶碎片,流墨墨和雪如楼其实是不理解的,因为仙晶碎片都挖出来了,那这些皮儿里边包裹的仙晶呢??

这个问题他们想不明白,不过,仙晶碎片的话,流墨墨其实还有啊~!

“,我都几乎忘了,当初在那个接引地的时候我还特意弄过呢。”流墨墨翻了翻自己的袖子,把当初弄到手丢进袖子里,那已经被遗忘了许久的晶币都翻找了出来,点了点,数量竟还不少。

这些晶币不是一种的,流墨墨手里的大部分都是灰色的,灰色的品质差一些;而她手里少部分的,品质好一些的晶币则是白色的,虽然依旧有很多杂质,但是白色的晶币是勉强可以拿来修炼的,比如这里的仙人就是用白色晶币修炼,至于修者,能有东西助力自己修炼就不错了,哪儿能挑三拣四,嗯,也挑不了。

而这两种晶币的兑换比例是惊人的一比一千~!而且这些指头大的圆形小片,若是和仙晶比较起来,兑换的比例是超过了十万~!

当然,虽然这些比例摆在这儿,但也是只是说说罢了,毕竟接引地封闭,仙人都出不去,更别说是消耗品仙晶了~!

“看来,我们在这儿也是有钱人啊~!”流墨墨朝雪如楼挤了挤眼睛,然后把晶币分成两份,让雪如楼收起了一份;

“不要说不需要什么的,这东西也就是在这儿才有用,等出去了,啧。”流墨墨摇摇头没继续说,但是雪如楼已经明白离开她的意思,也没有再说晶币的事。

“走,去接引池。”通过翻看那修者的记忆而大致了解到了这个接引地的情况后,流墨墨更加没了兴趣去其他地方闲逛,直接解决了问题就走才是正理。

雪如楼也明白这个道理,直接抱着了流墨墨就往南边的接引池飞驰而去。

因为不想惊动这里的仙人,所以雪如楼抱着流墨墨专门挑着边缘绕了大半个圈子才到了南边的接引池区域外;

不过,虽然看过记忆,知道接引地的整体情况都不太好,已经有心理准备,但是看着被仙人们占领的接引池,以及在接引池外和仙人们对峙的大量修者,两人脸色都不太好,嗯,其实是,感觉挺怪异的;

虽然修者数量很多,但是因为数量多就敢去和仙人对着干是这里的修者太猛,仙人太弱鸡吗??

发烧苏醒,哥哥方恒去上京参加月流火,原奶娘带着第一次出门,去东边找关二姑娘,知道一些基本情况,发现东边院子人很多,院子住了很多人,对她都很关注,院子正房都被用木板分割成四个房间,关家姑娘住了一个;关梅梅用方青私房钱买了很多无法直视的话本子给她,得知方大小姐归府,大部分人都去拜见领赏后,她和原奶娘回了院子,然后发现了这具身体的路痴问

回来后洗澡,藏好话本子,梳头时提及大小姐,得

知大小姐的情况和自从十年前后就明显非常不对的情况,支开原奶娘无聊看书一下午,傍晚饿的受不了原奶娘来却说琴瑟色怎么不吃点心,以为她不合胃口,后忙去准备晚饭,琴瑟色惊愕发现一直以为

是装饰的大捧的花是点心,然后开吃,惊喜美食魅力,原奶娘做好晚饭回来后见她把点心吃完吓了一跳,琴瑟色表示还饿,原奶娘担心她撑着不给吃,最后还是妥协,

吃半截时院门响起,原奶娘去看,琴瑟色躲门口偷看,大小姐要见琴瑟色,原奶娘脸色难看回来,琴瑟色迅速吃完,得知去见大小姐并不是好事,急忙出门后见到四名白衣少年,和原奶娘一起跟着离开,去到一个挂满琉璃灯的大房子面前,看到门口更多的白衣少年,原奶娘被留在外面,琴瑟色进去,看见大小姐方瓶儿和对她很恭敬的方家男人们,被告知明天要带走她后,琴瑟色被打发走,出门和原奶娘一起回院子

回去后从原奶娘处得知每年都有嫡系被带走,带走之后再也不见,此行一去无回,原奶娘反应却非常异常,情绪非常不对,琴瑟色想过一夜让原奶娘冷静些再问缘由,睡着后原奶娘进来给她收拾东西,然后离开,第二天早上院门很快被敲响,被催促,

原奶娘给琴瑟色贴身藏了金珠和匕首,仔细叮嘱要逃跑后,也没有问的成昨夜的疑惑,出门跟着白衣少年们离开,回到了大房子里,里面除了方瓶儿还有两人等候,人到齐后白衣少年进来收拾东西,同时给方瓶儿换装,弄的非常华丽

和针对自己的方蓝与另一个少年

Sorry, comments are closed for this post.